大香蕉免费网站在线观看,(www.a002.net)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亚洲av,国产av,欧美激情,大香蕉官方网站,打造绿色无毒的成人电影网站!
大香蕉免费网站在线观看,(www.a002.net)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亚洲av,国产av,欧美激情,大香蕉官方网站,打造绿色无毒的成人电影网站!
首页  »  家庭乱伦  »  [重活了](17)作者:998
[重活了](17)作者:998

提示:为了防止域名被墙找不到我们,请记住右上角的地址发布页!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0402
 

           第十七章谢知婧的屄被磨肿了
 
  任昊手掌有些发颤,垫脚取下不锈钢喷头,拧了开关,哗的一声,凉水一涌 而出,冲刷在东边的瓷砖墙面上。稍微等了一会儿,水流才渐渐热了起来,任昊 喘着粗气,把喷头对准谢知婧的后背正中。
 
  浴水淋在玉人亮晶晶的肌肤上,泛白的泡沫被自上而下逐渐冲稀。
 
  「温度怎么样?」任昊低声问道。
 
  「行,你也洗洗吧。」谢知婧略微紧张的眯着眼,看起来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待婧姨点头示意水温合适,他方是对着白色泡沫缓缓冲着。
 
  任昊眼睛瞪大,目光如X光照在谢知婧的背上,尾椎骨处,以及挺翘的屁股 肉上。
 
  由于浴液泡沫控了太久时间,不少地方因为水分蒸发干净,早是变成了半凝 固状态,好似为婧姨丰腴的肉体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蜡皮,油光发亮,煞是诱人! 
  然而这点也成了清理身子的障碍,很多干泡沫均是紧紧黏贴在婧姨身体,焗 的紧紧的,任凭那软软的水流冲刷,却毫不脱落。
 
  「你平时自己洗澡就这样吗?也不搓,就光用水冲?」
 
  任昊等的就是这句话,这句话让他再无顾忌,就这么伸手抚在了婧姨光滑富 有弹性的肩头上,轻轻搓动,然后拿着喷头,仔细的冲洗着。
 
  谢知婧被摸到后颤了颤,低呼一口压抑的媚气后,才控制住身体的颤栗,回 头用嘴形口吐如兰道:「呼……你随意,跟姐姐可不用顾及,嗯…要全身洗干净。」
 
  任昊搓了搓肩头,细嫩的手掌继续游走,搓干净另一侧,然后顺着脊椎美妙 的凹陷处,用中指食指上下游走,上至后心,下至尾椎骨。
 
  任昊不知道,他的异能正无时无刻的释放静电,这静电不如之前强烈,却也 是将谢知婧的触觉刺激到最敏感的状态!
 
  只上下揉了几下,谢知婧就再次软哒哒的靠到任昊胸肌上,两腿儿不住轻颤, 胯间泥泞的蜜穴随着任昊充满节奏的搓弄,一下下收缩着,每次收缩,就轻吐一 小撮粘滑的蜜水儿!
 
  只见这位媚态惊人的美熟女,在任昊毫无技巧的搓弄下,一只玉臂轻抬,手 背伸到嘴边,葱白的小指弯曲,无意识的递到湿润的唇间,檀口吐着剧烈的媚息, 贝齿轻启,咬住了小指指背!
 
  「哦……嗯…嗯…任昊……唔……姐姐好舒服呢…呼,咱们…一起洗,你不 是也沾上沐浴露了吗?」谢知婧压抑的浅唱低吟着,对任昊发出了共浴的邀请! 
  说话间,如同淫性十足的蛇妖,浑身扭动不停,尤其是肥嫩的大屁股,腚沟 咬住任昊的睾丸以及下半截棒身,蹭的那叫一个如痴如醉!
 
  任昊红着眼,被欲火烧坏的他,迎合着磨蹭的静静姐,有下没下的在那销魂 的屁股沟间上下挺了挺,搅拌着着淫水、浴水,居然发出了「咕叽咕叽」的粘腻 声响!
 
  而且感觉又热又滑,甚至睾丸的位置,似乎怼到了静静姐的小穴,那层叠的 褶皱纹理都能隐约感受到!
 
  「姐,我受不了了!」
 
  「呼……咯咯……」谢知婧享受的不得了,闻言捂嘴,肩膀耸动,压抑的吃 吃笑了起来。接着却没回答任昊,而是大幅度的扭动屁股,臀缝「咬」着任昊的 棒子,如同开车挂挡一样!
 
  会玩的谢知婧,就两性嬉戏方面天赋极高,第一次跟男人亲密居然就能如此 挑逗人心!
 
  任昊敏感的棒子剧烈脉动,这让他鼻孔大幅翕动,喷出燥热的气息,这会儿 细看他眼睛,会发现布满了血丝!
 
  任昊重生后大幅增强的自制力也架不住这般诱惑啊!而且面对这种玉人,千 古闻名的君子柳下惠在世,表现的也不会比任昊强半分!
 
  任昊随手将喷头放回墙上,然后抱住谢知婧的软腰一提,自己下蹲,将肉棒 顺着谢知婧腿间递过,借着润滑,畅通无阻的插进了紧凑的腿缝间!
 
  当然,只是插在紧凑的腿根儿缝隙间,但即使这样,任昊的棒身也彻底抵在 了滑腻柔软的阴肉上!
 
  这会儿如果谢知婧低头,就会发现从阴阜下端,探出一大截的巨根,如同长 了鸡巴一样!
 
  「呃……别!」悬空的谢知婧这下终于无法保持从容,失声低呼,同时身体 感觉异常敏感,特别是蜜穴口,一阵强烈的酥麻!
 
  任昊喘息着附耳道:「姐,你后背好多浴液都干了,洗不掉,我这样帮你蹭 一下没问题吧?」说完,任昊抱住谢知婧,屁股拱了拱,控制着肉棒研磨谢知婧 湿漉漉的嫩穴!
 
  「呜…别,姐姐受不了…会、会叫出来的!哦……」谢知婧双脚离地,大部 分身体的重量靠任昊抱住,小部分重量则集中在小穴的位置,靠那根吓人、烫人 的肉棒别住,几乎就坐在上面!
 
  肉茎逮住一次屄口收缩的间隔,敏感娇嫩的鲜红腔肉如同贪吃的小嘴,侧咬 住一根大火腿后,就再也不松口了!
 
  「静静姐,你难道不喜欢这样吗?」任昊看谢知婧蹙着眉毛,一副熬不住的 模样,有些担心。
 
  「不……姐…喜欢。」谢知婧一脸无比迷离的春意,接着却道,「但是…… 
  哦…但、但是雯雯在、在外面,不行…嗯……「
 
  任昊闻言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叹息一声心说这样也好,没有真的对不起蓉 姨。
 
  「你就帮我洗一洗,但是…唔…你别动……别太逗弄我,我怕叫出来。」谢 知婧希冀道,接着许诺,「你想要姐的话,日子你挑,地点你选,姐跟你做。」 
  肏!
 
  谢知婧这赤裸裸的话语,再次引爆任昊。任昊在谢知婧耳垂上用力咬了咬, 咬的谢知婧痛呼一声,紧跟着任昊松开搂住蛮腰的双手,让谢知婧整个身体的重 量全部集中在他鸡巴的位置上!
 
  同样,谢知婧明显感觉阴蒂被彻底压扁,而且胯间的腔肉被下坠的身体压的 内凹!
 
  任昊金枪不倒,丝毫没被压弯半分,充分说明他的屌有多强。
 
  接着任昊一手抱住静静姐一条修长的美腿,另一只手捂住张大嘴要浪叫出声 的娇艳樱唇,接着挺动胯下,抽送那条几乎要融进谢知婧阴腔的火热钢条! 
  这还得了?紧贴在一处的生殖器,任昊的棒子撕扯着娇嫩的阴唇,扯成各种 形状,没几下磨得通红!
 
  而谢知婧金鸡独立,落地的那只秀足使劲垫着足尖,但却几乎触不到地面! 
  失重感、眩晕感、禁忌感、酥麻感、疼痛……汇聚到一起变成剧烈的性快感! 
  最重要的是任昊的老二正在不断的放电,看不见的刺激性电流!
 
  「滋滋滋嗞」重重的摩擦,「咕叽咕叽」的淫水声,还有被捂住嘴巴,从喉 咙发出低吼的雌性癫狂的低吼!
 
  片刻。
 
  任昊才红着眼,「啪啪啪」的打桩不到二十下,几秒的功夫,就感觉美熟女 的小穴再次喷出大股大股的腥热淫液!
 
  又喷了,谢知婧感觉自己要疯了!魂儿似乎都顺着小穴要被泄出去了! 
  迫切想要发泄的任昊没有停下,继续用打炮机最高档位的速度撞击着怀里的 骚肉,怀中的娇娃只挣扎了几秒,就陷入瘫痪状态,只能不住痉挛,毫无反抗之 力!
 
  而谢知婧即便被捂住嘴,满面火烧云、红的如同关二爷,却仍从喉咙发出惨 烈的闷哼,如哭如泣,又像被掐住脖子即将窒息而死的小兽。
 
  「哗哗」的淋浴声很大,几乎盖住谢知婧的低吼……但顺着二人黏在一处的 胯间,却有些黄黄的液体流下——这是快感过强,冲击的熟女生理失调,膀胱失 禁了!
 
  「啪啪啪啪啪——!」黄白的液体四溅!
 
  撞击声如同世界上最快速的鼓点,又脆又响。如果这时厕所有人,绝对会听 的分明……
 
  时间流逝,大约半分钟,谢知婧在这等强度的撞击下,如同暴风雨中的小船, 早就被拍进万丈海底,却仍被狂猛的激流搅得粉碎!
 
  谢知婧瞳孔剧烈颤动上翻,表情扭曲,意识快速瓦解,早就失去思考能力, 而仅存的意识也逐渐在海啸般的滔天快感冲击下,迅速减弱……最终,涕泪横流 的谢知婧脑袋一歪,直挺挺的昏了过去!
 
  而此刻才不到一分钟,这段时间中,任昊用了不到十秒让谢知婧这位未经人 事的熟女潮吹,接着让她失禁,并强行延长她的高潮时间,一拖再拖,让谢知婧 一泄起来根本停不住,这不,这会儿即便歪着脑袋,也本能的痉挛个不停,小脸 儿苍白异常。
 
  小屄周围通红,颜色深浅不一,而且有些肿!
 
  任昊这才吓得恢复理智,赶紧关掉喷头,急切的用尽解数,想要唤醒谢知婧。 
  ……
 
  片刻,等到苏醒的谢知婧呐呐回应,任昊这才安心。继而有些无奈,似乎重 活了,自己的性能力也如浴火重生,鸟枪换大炮咯?!
 
  想起之间恐怖的冲击速度,任昊暗自乍舌,欣喜的同时不免担忧,蓉姨受不 了昏倒,静静姐也昏,而且自己插都没插!这……貌似,不,委实持久的过分。 
  凡事都有两面性,这似乎不是太好的状况。
 
  「……死鬼,这下…这下满意了?」谢知婧软在任昊怀里,无力的掐了掐任 昊的腰间肉,恹恹的嗫嚅。
 
  「……」任昊苦闷的目光有些呆滞,却不敢乱来了,只是挺了挺胯间巨屌, 让谢知婧感受他并不满意。
 
  谢知婧低呼一声,捂着小嘴儿失声道,「你…你怎么还这么大!刚才人家都 要死了,你怎么还这么硬?!」有些语无伦次的重复,却足见吃惊的程度。 
  「姐,刚才才一分来钟,我就是再快也弄不出来啊。」
 
  「才一分钟……」谢知婧被操的对时间感觉变得模糊,以为过了很久,「不 能吧……才一分钟……」
 
  「姐,你觉得时间长的话,外面那两位会不进来?你有伤,她们拿你可要紧 着呢。」
 
  「也对,那你……你这个怎么处理?!」谢知婧红着脸将完好的那只手背回 去,然后咬咬银牙,一把握住,下手特别用力,她还是太紧张了。
 
  「呼……姐,要不算了吧。」任昊只想赶紧回家,撸一管,不…起码两管! 
  这想法,也屌丝的没谁了,只能说如果不是XX光环,妥妥的注孤生,没跑。 
  「你还叫我姐?」谢知婧幽幽的问道,歪着脑袋,斜眼看着从背后搂住自己 的任昊,这略显幽怨的眼神,眉角含春,妩媚妖娆!
 
  「那……姐,哎哟……不是,知婧?嘶,你怎么又掐我,那你说叫什么?」 
  任昊被掐了又掐,他真的一点也想不到,成熟、稳重、大气的谢局长,居然 有这么刁蛮的一面。
 
  「叫我静静。」
 
  「静静?」我只想静静……
 
  「怎么,你还不乐意了?我这个闺名,长大以后再没人叫了,连我爸妈都不 叫了,怎么地,让你叫你还感觉恶心?」
 
  「没,就是……」
 
  「就是什么,嫌我老?」谢知婧说到这儿,小嘴儿居然撅了撅,居然透着少 女的可爱感!
 
  百变妖姬,天生尤物!
 
  「不是,是我……我尊敬您,觉得这么叫不够尊重。」
 
  「是嘛,呵呵,你呀,真讨人喜欢。」说着,谢知婧刮了刮任昊鼻尖,又展 现出成熟模样。这种反差美,不断的惊艳到任昊,说实话,任昊已经彻底被静静 姐的完美表现征服了,他觉得自己沦陷了,以后再面对这位美熟女,不会再有任 何自制力了……
 
  「这样吧,人前你还叫我婧姨,当然,我的意思是为了避嫌,毕竟我们俩年 龄差的太大,我也不可能嫁给你,人后呢,你叫我静静,就咱俩独处的时候,可 以吗?」
 
  「嗯。」静静姐都想到嫁娶的问题了吗……之前还说对自己没想法,让自己 别误会。
 
  任昊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已经彻底拜倒在谢知婧的石榴裙下了。
 
  「拉钩。」谢知婧抬起手,白皙修长的玉手伸到任昊眼前,然后调皮的勾了 勾手指,葱白指肚,精致整齐的指甲,指甲上的白色月牙点缀于上……伴随着娇 笑,居然给人略有娇憨的动人美感!
 
  又是反差美,任昊正陷入一种狂刷攻略度的状态,不过是被刷。
 
  拉钩、盖章,任昊已经彻底陷入「蜘蛛精」谢知婧布的大网中,居然连门外 的危机都暂时忘了。
 
  一番耳鬓厮磨,几句暧昧调情,任昊搂着谢知婧软绵绵、香喷喷、暖乎乎的 胴体,感受那惊人肉感,那滑腻……
 
  任昊觉得,婧姨这种不胖也不瘦的丰腴美体,细腻绵软中略带柔柔弹性,手 掌抚摸上去的感觉,很是美妙,任昊这会儿就抓着谢知婧高耸的双峰,亵玩不停, 搓圆捏扁,不时掐掐鼓胀的奶头儿,又把怀里的美肉折腾的娇喘吁吁。
 
  「哎呀——别掐奶头,坏东西,忘了跟你怎么说的了?赶紧洗澡,咱们先处 理好现在的情况在说。」
 
  「都洗干净了啊。」
 
  「谁说的?」谢知婧一本正经的脸色秒变,妩媚的抛了个媚眼,劈开丰腴大 腿,将如花骨朵一般鲜艳娇嫩的阴户直接暴露出来!
 
  清晰可见!
 
  只见大阴唇呈浅褐色,有些肿胀外翻,鲜嫩红艳的小阴唇也沾着春露,显得 滑溜发亮,花瓣儿这会儿一开一合,幅度虽不大,却也肉眼可见,端是淫糜无比! 
  阴毛虽少,却乌黑卷曲,胡乱的混着粘滑的淫水贴在阴阜上,阴部、菊门周 围也有少量。上面一些浓稠的白浊,如同浆糊一样胡乱的糊在上面,很不均匀, 这是任昊那阵狂肏磨出来的浆沫。
 
  虽然乱,却不给人脏、呕之感,反而呈现出凌乱淫靡的暧昧气息!
 
  「你弄的,洗干净。」谢知婧边说伸手掰开自己的小穴,极为淫荡的展现自 己红艳娇嫩的腔肉褶皱!
 
  这就是少女做不到的,而谢知婧却能轻易做出,她认为这样会取悦任昊,那 就做,没什么好犹豫的,害羞、矜持完全可以放到一边。
 
  熟女的好处显露无疑!
 
  任昊不做犹豫,拿过喷头打开,对准谢知婧的小穴开始「浇花」。
 
  当然,「松土」也不能不做,任昊伸过手,激动的摸了上去,他颤,谢知婧 颤得更厉害!
 
  谢知婧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摸的感觉,连任昊摸的五分之一都不及?! 
  谢知婧含住手指,轻咬发泄那酸麻的强烈感觉,口水流出都不自知。任昊则 细细抚摸谢知婧阴道口的层层褶皱,异常温柔,借着那滑溜的淫水儿,如同在擦 拭美丽的宝物一般!
 
  情不自禁下,任昊一根手指拨开肉褶,顺势而入,而美妙的阴腔,也似乎发 出吸力,帮助手指探索!
 
  「嗞……」
 
  谢知婧克制不住娇哼一声,好似啜泣,又似飞鸟啼鸣,但是一声娇吟,就悠 扬婉转,如同大自然浑然天成的美妙音符!
 
  畅通无阻,任昊感觉好紧,如果没水儿润滑,根本插不进去,不过现在一根 手指还算轻松,于是任昊再加一根,阴道如同弹性极大的皮套,紧紧咬住任昊食、 中二指,将二指紧并。
 
  这下谢知婧「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动静可不小!
 
  二人均是吓了一跳,谢知婧赶紧抬起一条藕臂拨开任昊的坏手。
 
  任昊霍然惊醒!
 
  「扑通、扑通!扑通……」
 
  面面相视片刻,发觉似乎没人听见,这才松了口气。
 
  谢知婧白了任昊一眼,扭头,看着他的视线有些嗔怪的意味:「让你洗,你 怎么还抠上了?」
 
  「咳咳……」您也太直白了吧……
 
  「干净了吗?」
 
  「呃……嗯嗯。」
 
  谢知婧嗯了一声,虚开着眼皮看看他,旋而一语不发地正回身子,那眼神里 哪有责怪?全是绵绵媚意!
 
  突然,门再次打开,崔雯雯的声音传来:「妈,您洗完了么?」
 
  谢知婧不想再耽误时间,刚要说洗完了,可厕所外面的薛芳却探头抢先说道: 「头发还没洗呢吧,来,让雯雯给你洗发水,对了,苹果也削好了,你不是想吃 了么,那就吃完再洗头吧,不在乎那一点儿工夫。」
 
  崔雯雯拿着从舅妈手里接过的洗发水,走去拉母亲身前的塑料帘,然而,谢 知婧的手臂却先挤过边角的帘幕伸了出来,她勾勾手腕:「苹果待会儿再吃吧, 来,给妈洗头水。」
 
  崔雯雯照做了。
 
  随后,一个新问题摆在眼前。
 
  谢知婧左手拖着蓝瓶海飞丝,继而抬起右臂,勉勉强强地打开盖子,可一动 之下,手臂却是疼得厉害。
 
  任昊看的清楚,立刻体贴地接过海飞丝:「我帮您洗。」
 
  「不然呢?」谢知婧戏谑,说完弯腰探头。
 
  任昊用微热的水流将静静姐的乌黑长发沾湿,旋而挤出洗发液到她头发,慢 慢搓了起来,并且有意模仿理发师的专业手法,努力给她带去舒适、放松的享受。 
  这个不难,任昊做的很好。
 
  不过任昊可是第一次为女人洗头,洗澡也是。
 
  谢知婧十分配合,安静的闭着眼睛,眉头舒展享受着服务。
 
  发丝,再是头皮,慢搓轻按,努力不伤害头皮毛囊,预防头发脱落…… 
  感觉着头部的用心侍奉,一股软软绵绵的舒适感充斥谢知婧全身,思绪轻飘 飘的,加上之前潮吹两次加大失禁,疲惫的紧,所以困意有些止不住地袭击而来, 她眯眼享受,舒服极了。
 
  连谢知婧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两条丰满的美腿下意识地慢慢放松,表情逐 渐安详,谢知婧赤裸的美足无意识呈外八状,刚入浅眠,却……
 
  「知婧!」
 
  睡着的谢知婧一个机灵,一只白嫩玉手毫无征兆地杀到眼前,刷,帘子生生 被拉开了五分之一!
 
  突袭成功!
 
  「你洗你的头,只要张嘴就行,咯咯……嫂子喂给你吃苹果。」手中的牙签 上扎着一块鲜嫩的果肉,而手臂的主人薛芳,整个身体均已完全呈现在两人眼前! 
  我的天呐!
 
  任昊、谢知婧倒抽一口凉气!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薛芳此时居然别着脑袋,根本没有往他们这里看的意思, 雯雯的位置仍被帘子遮挡,也看不到半裸的任昊。
 
  然而,只要薛芳一个余光,只要薛芳拉一拉帘幕……
 
  两人就彻底完蛋了!
 
  任昊大气都不敢喘,因为这无遮挡半米的距离下,呼吸声都可清楚地被她听 见!
 
  谢知婧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无计可施下,只能眼巴巴地瞅着眼前的薛芳。 
  「喂你还不吃?」薛芳皱皱眉,心里爽的不得了,故意作势看了过去。 
  人算不如天算,谁曾想谢知婧一句吃水果的借口,却似乎成了暴露的导火线?! 
  没有任何犹豫,任昊一个探身,用嘴巴一口将苹果吞入,嘎吱嘎吱用力咀嚼 出声音。
 
  「慢点儿吃,没人跟你抢。」薛芳吃吃荡笑,头部居然回归原位,伸手过去, 再次道:「喏,再给你一块。」
 
  奇怪!
 
  谢知婧感觉很奇怪,而任昊这下也有了猜测,不过很模糊。
 
  这样都不看过来?而且薛芳之前的种种言行,细想,似乎都是有意为之。 
  任昊蹙眉这样想着,动作却不停,贴着墙面又伸过脑袋,咬掉了牙签上的果 肉。
 
  谢知婧虚掩着瞳孔,就见薛芳笑呵呵地对崔雯雯说话:「你母亲最近可是胖 了,刚才舅妈要跟她一起洗澡,她都不让我进,呵呵,说什么怕我看见笑话她, 可见,那小肚子肯定是起来喽。」薛芳故作幸灾乐祸的表情,打趣着谢知婧。 
  「不会吧。」崔雯雯显得很是惊讶:「妈妈每天都很少吃饭的,怎么还会胖?」 
  「或许是夜里背着你『偷吃』喽,是不是呀,知婧?」薛芳某两个字加重语 气道。
 
  「呵呵,是呢,嫂子,不过不是偷吃。」谢知婧皮笑肉不笑,心里已经明了。 
  薛芳笑而不语,玉手不停,递了五次,任昊都咬牙吃了。
 
  「哟喝,吃得还挺快?」
 
  谢知婧沉默不语,只有任昊卖力咀嚼,倒也没让崔雯雯察觉分毫。
 
  「饱了吗?」
 
  「嗯。」
 
  「饱了就好,你快些洗头吧,一会儿好走。」薛芳刷地一下,将帘子重新合 好了,临了,却看了他们一眼,目光戏谑!
 
  帘外二女出了厕所,关门。
 
  帘内。谢知婧表情都没变,只是眼皮跳了跳,任昊大惊失色,却因为之前的 猜测,没太过失态,不过心情却很沉重。
 
  「姐……」
 
  「叫什么姐,让你叫什么忘了?!」谢知婧有些生气,不无迁怒的意味。 
  「……静静。」任昊摸了摸头,别扭的叫了一声,然后道,「怎么办?」 
  谢知婧虽然只是小小的发了脾气,任昊甚至都没感觉到,她却有些自责,安 慰式的探头撅嘴,亲住任昊,含住任昊的下唇瓣儿允了允,「呼……先不管她, 咱们先洗完澡再说。」
 
  说着,谢知婧拽了拽任昊的胳膊,任昊勉强沉下心,会意的点点头,将静静 姐的脑袋按了下去,窝在自己腹部位置,旋即打开淋浴,边揉动着柔顺发丝,边 冲刷着残余的洗发水沫子。
 
  片刻,谢知婧喊道,「雯雯,妈洗好了,你把衣服递过来吧。」
 
  等到崔雯雯应声进来后,便探出手臂,勾了一勾,不多久,手腕子一重,旋 而传来软软的触感。
 
  「马上就出院了,您还是直接穿小西装吧。」崔雯雯很乖巧道:「那套紫色 内衣有点儿脏,我收包包里了,给您拿了身新的。」
 
  「脏什么,妈不脏。」在任昊面前谢知婧十分在乎形象。当然,形象跟脸皮 厚薄没关系。
 
  「……是,妈不脏。」崔雯雯被斥的莫名其妙,虽略有委屈,却仍贴心道, 「妈,要我帮你穿衣服吗?」
 
  「不用。」谢知婧趁机支开她:「你跟你舅妈一起帮我去办出院手续吧,旁 边一楼柜台也行,找副院长招呼一声也行。」
 
  「我刚才给副院长打电话了,护士长就在门口,雯雯你拿着这些证件,她会 带你去的。」门外的薛芳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呢。言毕,交给崔雯雯一打单据和证 件。
 
  崔雯雯淡淡的应了一声,转身晃动裙角,仙气儿十足的袅袅而去。
 
  女儿不在,谢知婧松了口气,继而自然的将衣服递给任昊,意思明显,让他 帮她穿。
 
  任昊脸上烫烫的,眼神示意黑色小西装,又指了指自己,瞅得谢知婧一本正 经的臻首轻点,方是确认了她的意思,颤抖地拎起浅紫色蕾丝文胸的一角,笨拙 地为谢知婧套弄着,套上双臂,随后罩住两团硕乳,不过却怎么也扣不上…… 
  被弄疼的谢知婧娇滴滴嗔怪,「嘶…你不会先帮我整理一下,带的这么歪怎 么可能扣上?」
 
  「是……是。」
 
  谢知婧见任昊呆傻的模样,捂着嘴没敢笑出声,因为薛芳还没走呢,厕所门 也没关!
 
  接着,她出声尝试努力了一下,想支开薛芳,可最后结果跟预想一样,不论 什么样的理由,薛芳铁了心死活要留下,说留她一人不放心。
 
  甭管冷嘲热讽,都不管用。
 
  对于这个目的不明的嫂子,谢知婧暂时没有任何办法,心里虽然惴惴不安, 不过当着任昊的面却未表现出微毫。
 
  费死了力气才扣上文胸,任昊松了口气,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愣着干嘛,继续。」
 
  任昊哭笑不得,又拿起浅紫色内裤,包臀的,但也非常sex。
 
  「……静静……」任昊叫了声,结果自己都觉得肉麻,「搂着我肩膀,抬脚。」 
  谢知婧顺从的单臂搂住任昊,任昊通过肩膀传来的感觉发现,婧姨腋下很光 滑,没毛,估计是剃了。
 
  另一方面,谢知婧因为乳量大的惊人,所以即便侧着身,一整团饱满的乳肉 也蹭着任昊的身体,即便隔着罩罩,那股醉人触感也异常美妙。
 
  任昊心猿意马,抬手够了够静静姐的脚踝,却发现那嫩白的皓腕只是微抬, 够不着,无奈看了眼身边的玉人,果然对方表情带着狭促的意味,任昊叹息一声, 略微弯腰探手,臂长的优势尽显,轻松抓住纤细圆润的脚踝,目不斜视的将小内 裤一侧套进去,然后提醒完全不用力抬脚的谢知婧,自己要松开她的脚踝了,这 才松手。
 
  脚落地,任昊这才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直起身时没忍住看了看那出销 魂蚀骨之地,芳草萋萋,阴阜丰满鼓胀!
 
  任昊快爆了的大屌再次跳动不已,这也是他刚才为什么目不斜视的原因,要 是直接看到静静姐毫不遮掩的小穴,那估计更难受,因为今天不能肏,只能生憋 着。
 
  内裤还在谢知婧小腿处夹着,在她的催促下,任昊再次弯腰,如同一个奴才 一样,小心仔细的摆弄一双瓷器般修长的玉腿,其中万千旖旎,只有当事人任昊 体会的出……
 
  谢知婧甜蜜的看着任昊,自己这般由着性子作弄他,他却一点没表现出不耐 烦,脾气可真好呢……
 
  任昊费劲的将内裤往上提,小腿,腿弯,大腿,腿根儿,然后慢慢将那诱人 的妙处套住,阴阜饱满感顺着内裤布料溢出,诱惑力居然相较裸露时不减分毫! 
  而且任昊似乎提的太用力,居然勒出「骆驼趾」了!【骆驼趾指女性内裤太 紧,私处看上去就好像是骆驼的脚趾,从阴唇中间内凹。指女性内裤太紧那种尴 尬的状态。】
 
  「太紧了,整理一下。」谢知婧软软蠕蠕的说道,显然是被任昊的温柔感染 到了。
 
  任昊小心整理,可还是避免不了触碰到,就那么几下,他发现敏感的静静姐 不时轻颤低鸣,而且内裤中央透出了一丝……湿痕。
 
  「……静静,内裤好像湿了。」还是别扭。
 
  谢知婧抿抿嘴,这会儿脸皮在厚也难免羞赧,『老』脸红了红狡辩道,「哦, 可能是没擦干净吧,不碍事。」
 
  虽说脸皮厚,但女人毕竟是女人。将剩下的外衣一件件交给任昊,谢知婧不 再为难他,配合着穿起衣服。
 
  曾经,任昊从网上看过一个调查,全裸状态和半裸状态的女人对男人的诱惑 力,后者远远胜于前者。
 
  任昊也这么认为。
 
  他忽然感觉,谢知婧那骨子里流露出的成熟妩媚,简直让人窒息。
 
  在为谢知婧穿好那身黑色女士套裙后,任昊就一直处在陶醉的状态,那手尖 的软软触感,那脸庞的妖娆风韵……但是肉色的丝袜,任昊手忙脚乱的套了半天 也没弄上,只能遗憾的作罢,心中却对丝袜那丝滑的触感十分迷恋。
 
  显然,任昊前世就有的某癖好再次得到强化。
 
  而任昊拿着丝袜出神的模样,一直全身心关注他的谢知婧自然发现了,嘴角 升起一丝弧度,心说看来要多穿丝袜了呢……
 
  「呐,你喜欢什么颜色?」
 
  「嗯?什么什么颜色。」
 
  谢知婧揶揄的笑指丝袜。
 
  「咳咳……」
 
  「说呀,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放心,这个癖好不算太怪,我倒是可以 满足你。」
 
  「……」任昊略一沉默,咬咬牙,略显狂热的说道,「连裤袜,长筒袜,中 筒袜,七分、五分连裤袜,踩脚袜,还有开裆的连身的……」
 
  谢知婧捂住小嘴儿,眼神有些奇怪,旋即红了红脸,嗔问:「问你颜色,说 那么多干嘛,你现在可真像个变态。」
 
  「……呃,我我、我……」任昊一阵结巴,「姐,你相信我……」
 
  「嗯!?还叫我姐?」
 
  「呃……有些场合叫您静静,感觉太别扭了,我觉得非常不尊重的感觉。」 
  「然后呢?」
 
  「我觉得还是叫您姨吧,静静就在咱们…咱们,那个的时候叫?」
 
  「呵呵……哪个啊?」笑意盈盈。
 
  「就……」任昊被吃的死死地。
 
  一番暧昧过后,谢知婧知道任昊什么颜色都爱,因为按他的话说,自己的腿 型跟腿长,穿什么都好看。
 
  任昊则有些迷茫。
 
  之前还对顾老师表白,后来把疼爱自己的蓉姨破了处……自己本来打算对蓉 姨发动轰轰烈烈的攻势,追不到手誓不罢休,可转眼,自己就背叛她了…… 
  任昊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真就管不住裤裆里的家伙啊,旋即放弃了一个疯狂 的念想。
 
  静静姐的年龄、身份、背景,还有一个女儿……
 
  阻碍太多太多了,想娶到手是痴人说梦!
 
  还是,实际一些吧。走走看看,毕竟好不容易有个两情相悦的娇人儿,而且 与自己特别的契合。契合度方面,任昊也开始像谢知婧一样,觉得特别匹配。 
  谢知婧单手理了理紧绷在女体上的西装衬衣,端庄成熟的气质旋而爬满全身, 准备就绪,「记住,一有机会,你就溜出去。」
 
  任昊点头。
 
  谢知婧快速掀开帘子,身子晃出,继而又合了上,瞅得薛芳不在厕所,屄火 燎燎的谢知婧逐一瘸一拐的缓缓走去屋内,「我洗好了,咱们准备出院吧。」 
  好在谢知婧之前走路就不方便,所以即便瘸的更重了些,薛芳也看不出来, 不过这也无关紧要,毕竟薛芳早已看穿一切。
 
  薛芳扶着谢知婧坐好,「嗯,你先坐着歇一会儿。」言罢,起身朝房门走去。 
  两个女人看似亲密,却各有各的思量。
 
  谢知婧见状有些疑惑,心说就这么简单的揭过了?
 
  没有时间细想,谢知婧嘴上吩咐:「嫂子,下楼时正好帮我带瓶矿泉水回来 吧,要冰镇的。」
 
  等她下了楼,任昊就可以走了。
 
  「下楼?」往病房门口行步的薛芳背对谢知婧,表情看着高深莫测,蓦然一 个拐弯,晃动丰美的身子站在厕所前,回身嫣然一笑,「我身上都是汗,得先洗 个澡呀,等我。」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07-25更新.